人民网>>潍坊>>精彩报道

著名书画家崔续庚:净山 纯水 田园

张清智

2015年05月25日11:28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著名书画家崔续庚
著名书画家崔续庚

每当我看到续庚先生,他那空灵而宁静的山林时,仿佛听到那山岚和朝雾而积在树上的露珠,滴在石阶上而发出的清音,这是多么纯净的山呵!在迷朦而神秘的净山深处,蜿蜒流淌出清彻而又纯净的泉水,似乎在山之清,出山亦不会浊。白云深处的田园,远离世尘,令人神往。

我与续庚朝夕相处,转眼已近20载,可谓知他者,唯我也。记得我们初次相识,是在我的个展上,大凡能参加画展开幕式者,均为好友挚友,然而真正能够对作品论其长短者,却寥若晨星,而他能直言不讳地论起我的山不净,水太闹,田园离尘世亦显近。这使我大为震惊,一是被他的真诚所折服,二是其艺术见解超然。这时,便让我想起启功老先生的话,指我作品缺点者为真友,夸我作品好者为假友。续庚这么做不正是我的挚友吗?我常想,这些年来,若没有他这样的朋友与我的作品作对,我的艺术追求会追到哪里,艺术上的缺陷在何处,艺术上的进步又在何年。

续庚对人不仅真诚,而且又是一位天资聪慧、才华横溢的书画家。他临古今书帖,可达到乱真的程度,中学时期就有作品登报。每次参观展览,他所喜欢的作品,回家后可原样默写,一毫不差。一次,他拜一画梅先辈为师,老先生以画梅见长,并有论著问世,经几天研习,老先生的画室里贴满了师徒俩的梅花新作。这时恰有一台湾收藏家来老先生画室收藏梅花作品,由于收藏者大意,只顾看画面的效果,而没有看作品上的题款,连取数张,全是续庚的作品,使在场的朋友们,都为之尴尬。

他尽管聪明过人,而他却不相信自己的灵气,他专门刻了一方“愚不可及”的闲章,以此来警示自己。他信奉天才是九十九分汗水加一分聪明。在和他相识的岁月中,他没有休息过一个星期日,每天在工作室,从早到晚,除了画便是写,每天晚上十二点前没有睡过觉。2001年国家五个部委组织的圣火传递,全国侨联派他去进行路线勘察,行程二万多公里,跨越近三十个省,时间两个多月,其他单位的同志叫苦不迭,而他却当成体验生活的好机会,每到一地,他除了完成要做的工作,剩余的时间,全部投入速写,有时要坐一天的车,他在车上边看边勾,回到驻地,再进行补画,两个月下来,人家背回家的土特产,而他的行囊中,是满满的速写本和在各地书店买回的参考书。

1960年,续庚生于京郊一个工人家庭,由于中国当时的年代,使他在幼小的心灵中,就饱尝了人生的艰辛,立志改变自己的命运,决心要做大事,他曾想当作家、演员、从政等等。因此,他从小学到大学,其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由此,母亲还被北京市授予优秀家长的荣誉称号。他的兴趣广泛,一次他随一个同学去一个画家画室观摩,老师让他临一张山水画,由于平时喜欢写写画画,有一定基础,他按老师交给的画临摹了一张,使老师大为惊讶,问他学了多少年,他认为他的所有学生,都没有他画得好,续庚也激动不已。从此,就做上了做画家的梦,便下定了追求绘画艺术的决心。不管是严寒酷暑,还是风霜雨雪,燕山上的每条小路,都留下了他的足迹,每个山林亦都曾划伤过他的衣服,由于他的不懈追求,先后几家报纸刊登了他的作品,《北京工人》报上这四个刊头字,谁也不会想到这是出自一个二十刚出头小伙子之手。他像吃了兴奋剂一样,绘画艺术已成了他生命中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1993年国家文化部组织全国性书画万里行,这三十个名额,是数万专业和业余书画家进行角逐的目标,在如此高手林立的竞争中,续庚毫不畏惧,激情满怀,夜以继日地创作,将自己的满意之作寄给组委会后,竟一举夺冠,使他有幸和全国的名家一起去体验生活,他们历时三个月,行程二万余里,从苍松翠柏的武夷,到白雪皑皑的祁连;从大足石刻,到敦煌石窟;从北国的窑洞,到南方的山寨,都留下了他的足迹。他为中华五千年文明的远古文化而骄傲,为生在这神奇无限江山的中华大地而自豪。他兴奋,他激动,他有着使不完的劲。今天翻开他的画册,不仅能看到他所描绘作品的意境,亦能看到他在艺术追求道路上的艰辛和风尘。

《燕山初春》,使人感受到那连绵逶迤的山坡上,春气满林,和风千里,物有馀妍,路不问途的迷人境界。我们仿佛看到他在西风留旧寒,春意无花的时节,背着画夹,踏着荒草,却寻觅那将要来临春的脚步。

《侗乡清溪》,画出了雨洗残暑,山乡清幽,万家生凉,开轩闲敞的长夏村墟风日清的禅境。我们仿佛看到他在南国严酷的夏日,在密林深处的山洞中,时而山风习习,时而闷若蒸笼的山凹中,去追寻石上清泉源头的身影。

《太行秋色》画出了太行的秋色清华,溪光透彻,枫林霜叶,遍山染红的景致。既有秋意胜春,山色醉人之意,又有秋风萧瑟、寂寥怅然之感。我们仿佛看到他在金色的秋日,迎着灿烂的艳阳,站在太行山里人家的村头,时而描绘采撷山果人们的热闹场景,时而享受帮着人们把装满果实的筐子,挎上驴背上的喜悦。

《大壑冬日》,画出了千岭瘦林,雾凇沆砀,松径寒吟,云天苍茫的一片北国风光。我们仿佛看到他在大雪纷飞的冬日,踏着弯弯山道上厚厚的积雪,去聆听那大山深处回响在山涧中的天籁之声。

1999年夏,续庚在香港成功地举办了个人画展,在艺术界引起了轰动,得到了专家们的充分肯定。香港美术协会主席赵世光先生说:“续庚的画,既有传统功力,又具现代构成,是古典与现代,东方与西方,写实与抽象,雅俗共赏的佳作,也是近些年在香港办展水平最高者之一。”画展结束时,其作品被抢购一空。他的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大型展览,并被国内外十几家大型美术馆博物馆收藏,《燕山早春》、《大壑冬日》,《红叶山村》等作品分别获长城杯中国画大展银奖、全国首届山水画佳作奖、香港国际水墨画展铜奖、聂耳杯全国大赛金奖等;他的作品,被侨联领导作为厚礼,送往海外几十个国家领导人和知名人士,引起了海外华侨华人的广泛关注。

自古书画同源,但真正画得好字又写得好的书画家并不多见。续庚身兼中国美协、中国书协双料会员,其书法刚劲潇洒、厚重老辣,大可书榜、小可入微蝇头,令观者和收藏家称道不已。2014年中国侨联组团出访印尼、汶莱、菲律宾,每到一处,续庚即为侨胞挥毫泼墨,并即兴攒词填句。

在印尼雅加达海南总会,续庚首先为海南总会题字:“商贸遍四海,情系五指山”,接着,众位乡亲纷纷向续庚索要墨宝:年轻姑娘得到的是“海南秀气”,从医者得到的是“妙手回春”,当过海军战士的得到的是“碧海雄风”。

在印尼泗水,不少商号、银行、酒家、诊所也纷纷求得名匾和题字。金丰集团生产“志达”牌电器产品,是当地颇有实力的公司。续庚撰句书赠“金银满地丰利来,志存高远达天下”,连公司再产品同衔一联,老总如获至宝。

印尼巴厘岛海南联谊会主席庞廷国先生也要求续庚先生为联谊会作匾。

在汶莱海南会馆,续庚也应接不暇,挥毫不停。书艺逢知己,天涯若比邻。汶莱马来奕海南公会主席韩勉元先生也是书法家,写得一手好字,二位书法家虽初次见面,但彼此十分敬慕,交谈甚欢,切磋书艺,融洽亲切。韩勉元先生也以马来奕海南公会名义挥毫题字回送中国侨联代表团。韩先生的题词是“加强海外华裔联系,促进经济文化交流。”

在菲律宾马尼拉,侨胞们也如众星捧月似的围着续庚先生,共同欣赏这中华民族文化的瑰宝。有一位商界领袖,深感自己事业的发展,商界的高位,离不开夫人的支持和帮助,为了表达对“贤内助”的深厚感情,这位中文底蕴丰厚的商界首领一改“夫唱妇随”的古老成语,让续庚先生为其题写“妻唱夫随”,引起满堂喝彩。这时,连外国友人也受了感染,在酒店用餐的菲国几位部长通过侨领,表达了索要汉字题词的意愿。为了表达中菲两国人民之间的友好,续庚先生挥毫题字,为财政部长题写的是“财源广进”;为预算部长题写的是“年年有余”;为房屋建设部长题写的是“安居乐业”;为华裔农业部长黄成辉题写的是“五谷丰登”。黄成辉部长是近1000年华裔在菲后代官位最高的一位,他再次恳请先生为其老父题字留念。续庚当即饱含深情地书写“光宗耀祖”四个大字,赢得在场同胞一片喝彩。

书艺传情谊,小小的方块字架起桥梁,织起纽带,为联系和服务侨胞,为中国人民与世界各国人民的友好往来做出了应有的贡献,也为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写下光辉的一页。印尼“千岛日报”记者在报道此消息时题诗赞颂:“南园酒家大笔挥,重现国粹观者醉,画腾字跃势欲出,华夏文化放光辉。”

香港一行,黄大仙之景,是必游之地,当年我俩到此,只见成群结队的人们,虔诚地抽着签、算着卦、预测着未来。我俩也凑起了热闹,其结果,我是预测着自己的运和家,而他却是预测着世界的运和国家。虽然好玩,但我却十分感叹,在任何一个点上,境界不同,便有高下大小之分,尊卑公私之别。

古人讲“文若其人”、“画若其人”,书画中又讲“天人合一”、“物我两忘”。这虽然是一种境界,但却是艺术家内心世界的自然流露。

随着科技的发展,我们便发现宇宙、科学、艺术等等领域和人的对应性及全息性。对应是指构成,全息是指精神。艺术家的内心世界,一定要在作品中反映出来。

他作品中那种超尘拔俗,扑面而来的清气,不是他纯净心灵的写照吗?

他作品中有条不紊的构成,有序而严密的排列和组合,不就是他为人待物的真实反映吗?

他的那无尽江山,气象万千、层峦叠嶂、气势恢宏的巨幅长卷,不正是反映了他心胸开阔、豁达开朗、热爱祖国、热爱生活的再现吗?

他的那些一幅幅潇洒飘逸、生意盎然的小品,不正是他正直、真诚的体现吗?

他的那些纤小精细、幽然静谧的作品,不正是他对工作的严密,对同志的周到、热情的对应吗?等等。

我无从考证,是艺术创造净化了他的心灵,还是他纯洁的心灵净化了他的艺术创造。或是它们之间有一个相互净化的反作用。但他的内心世界与其艺术作品对应的准确性,是毋庸置疑的。

他已步入知天命之时,随着年龄的增长,原来的棱角已磨去了很多,但我却不能像他那样,时时事事在反思自己,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我也时时用他来对照自己,我的画能够有发展,不正是需从这里做起吗?

在当今,人们的世界观已有了很大的改变,人与人之间的真情已被那种尔虞我诈、物欲横流所替代。社会的责任感,已被那种极端个人主义所淹没。真情、纯洁像是一片片秋叶,已被那恶魔般的欺诈、利欲的旋风吹得荡然无存。这样的时代,怎样做人,怎样画画,不能不让人彷徨、犹豫、迷茫。

这时我便想起在续庚工作室中,用隶书写的一幅对联:“百花丛中过,一叶不沾身”。他常说,既然要从事艺术事业,那么就必须要真诚,就不能违反良心,就不能欺骗自己。是的,不要随波逐流,不要人云亦云。

续庚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他的那一幅幅山水画中的山,是空灵的山,是宁静的山,是纯净的山,那是他崇高人格力量的再现。

那山中的水,是清水,是纯水,是圣洁的水,是他内心深处洁白无瑕的心灵的情感。

他画中的田园,是欢乐的田园,愉快的田园,幸福的田园,是他整个身心为这个社会付出的无怨无悔的爱恋。(作者为中国美协理事、中国华侨画院院长、著名书画家、理论家、哲学家)

附:崔续庚简介:

崔续庚(崔续更),1960年生于北京。中国美协会员,中国书协会员,中国华侨画院常务副院长兼秘书长,中国侨联书协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中央直属机关书画协会理事。2013年被评为“中国当代最具学术与收藏价值的艺术家”。

其书法自柳颜入手,尤爱汉、魏、晋诸体,近代书法家精品亦细心揣摩体悟,其字大可书榜,小可入微蝇头,行草遒劲追求洒脱。

其画学宋、元,尤爱石涛,近年研习龚半千、黄秋园亦有所得。加之其长期生活在幽燕腹地浑河之畔,天然风光、人文景观极富,自然形成其野逸、厚重的画风。所作花鸟画,以书法入笔,形神兼备,情趣盎然,亦极富灵气。

天道酬勤,由于其勤奋自勉,加之名人点教,在国内、国际各种书画大赛和展览中频传佳音,先后多次获得金奖或优秀奖。有千余幅作品为台湾、香港、东南亚、日本、欧美等国际领导人或海内外华侨华人收藏珍爱。人民日报、工人日报及各类杂志发表作品数百件,中央电视台有关节目曾作专题报道。1993年5月以令人首肯的成绩,在国内近万名竞争选手中入选中国书法绘画万里行30名出征书画家。1995年在北京举办个人书画展。1999年在香港举办书画展。2004年应印度尼西亚、汶莱、菲律宾三国邀请进行书画创作和文化交流,引起当地华侨华人轰动,并受到广泛赞誉。

崔续庚国画作品
崔续庚国画作品
崔续庚国画作品
崔续庚国画作品
崔续庚国画作品
崔续庚国画作品
崔续庚国画作品
崔续庚国画作品
崔续庚国画作品
崔续庚国画作品
崔续庚国画作品
崔续庚国画作品
崔续庚国画作品
崔续庚国画作品
崔续庚书法作品
崔续庚书法作品
崔续庚书法作品
崔续庚书法作品
崔续庚书法作品
崔续庚书法作品
崔续庚书法作品
崔续庚书法作品
崔续庚书法作品
崔续庚书法作品
分享到:
(责编:杨文鹏、王鑫福)

相关专题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