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活累挣钱少 潍坊不少手艺绝活存在传承难题

2014年02月17日10:53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徐文忠在制作黄家庄泥塑。
徐文忠在制作黄家庄泥塑。

编者按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中华民族的宝贵财富,我市拥有一大批如黄家庄泥塑、花丝首饰、铜印、核雕、刺绣等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它们曾经有着旺盛的生命力,如今它们的生存现状如何?发展前景怎样?今日推出综合报道,对此进行了深入探访。

黄家庄泥塑曾是我市老一代市民熟知的民间工艺品,尤其是大泥娃娃备受喜爱。然而,由于市场需求少、原材料难寻等原因,曾经人见人爱的大泥娃娃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在我市,像黄家庄泥塑这样曾经有过旺盛生命力,但是如今面临发展瓶颈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并不在少数。2月15日、16日,记者对黄家庄泥塑、花丝首饰等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生存现状进行了调查。

忆往昔 大泥娃娃一拿到集市就被抢购

2月15日,记者来到位于潍城区福寿西街怡园路上的徐文忠老人家里,今年83岁的徐文忠是我市重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黄家庄泥塑”传承人。他告诉记者,以大泥娃娃、小老虎为代表的黄家庄泥塑多年前曾广受“热捧”。

“你们现在可能觉得这些泥娃娃不好看了,但那时候,泥娃娃总是被早早地抢购一空。”徐文忠拿出几个大泥娃娃跟记者说。记者看到,这些大泥娃娃以白色作底,敷以红、黄、绿、蓝各色,大的高约20厘米,碗口粗,小的有一掌长,杯口粗。白胖的脸庞,弯弯的细眉,桃红的小嘴,怀抱锦鲤,格外惹人喜爱。

徐文忠说:“当年黄家庄泥塑市场行情非常好,在我市乃至全省都非常有市场。解放前后,黄家庄泥塑达到鼎盛时期,村里约有30多户人家做泥塑。那时候,黄家庄泥塑很受欢迎,春节家里要能摆个黄家庄泥塑,是非常了不起的事!”徐文忠笑着告诉记者,当年每逢春节或其它节假日,他就带着泥塑到当时的南门市场去卖,然后换回粮食、肉类和酒。

“黄家庄泥塑一般春节期间需求量最大,做好的成品不到正月十五便都卖光了。”徐文忠说,当时黄家庄泥塑价格不一,以大泥娃娃为例,个头小的5分钱一个,个头大的1元钱一个,一旦拿到集市上卖,不长时间便会销售一空。

话今朝 购买的人少了,原材料也难寻了

上世纪50年代中后期,做泥塑的人越来越少,泥塑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小孩子各式各样的玩具琳琅满目,曾经风靡一时的大泥娃娃早已“失宠”。

“你看看现在孩子的玩具,小汽车、手枪、芭比娃娃等,样式新功能也多,大泥娃娃虽然也很可爱,但是相比别的玩具,就显得笨重多了,也不太符合现在的审美了。”徐文忠告诉记者,现在闲暇时间他仍会动手做泥塑,但是前来购买的人却寥寥无几。“来买的基本上都是些老年人,懂得黄家庄泥塑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徐文忠说,去年一年,他的泥塑仅仅卖了1000多元钱。

不仅市场需求越来越小,如今制作泥塑的原材料黑土也日渐稀少。据徐文忠介绍,多年前的黄家庄村中间有个大水湾,水湾附近的黑土黏度高,特别适合用来做泥塑。随着时代的发展,如今黄家庄内的大水湾早已经被填平,地面也已经做过硬化处理,一幢幢的高楼拔地而起,所以,现在想再找到粘度高、适宜做泥塑的黑土已经很难了。

“前段时间,一个开发商在附近动工,我拿着袋子去要了点黑土,回来做了点泥塑。”徐文忠说,如今适合做泥塑的黑土难寻,也是黄家庄泥塑越来越少的一个重要原因。

谈传承 付出收益难成正比,很少人愿学

作为黄家庄泥塑的唯一传承人,徐文忠最迫切的愿望就是将这门技艺传承下去。但是,想找一个合适的传承人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门手艺制作程序非常繁琐,制作周期很长,经济收益也很小,很少有人愿意学。”徐文忠说。

徐文忠介绍,制作黄家庄泥塑分为多道工序,一般先要制作模具,然后进行筛土、和泥、涂粉、摔泥、扣模、抠模、刮模、晾模、涂底色、着色、粘贴等多个步骤,每个步骤都对工艺的要求非常严格,而且又脏又累。“比如说和泥这个环节,就得用双手搅拌泥土,现在的年轻人很少能受得了。”徐文忠说。

不仅仅是制作步骤复杂,想要制作一批泥塑,周期也是很长的。“以前的时候,一般从9月份就开始筛土、和泥了,到11月份将模具定型,12月份上色,一批货完成得需要好几个月的时间。”徐文忠说,在如今很多年轻人看来,如此长的制作周期与收益并不成正比,这也导致了很多年轻人不愿意学习黄家庄泥塑技艺。

徐文忠曾收过几个徒弟,但大部分人学到一半便放弃了。如今,有几名美术老师业余时间跟着徐文忠学习,徐文忠有时也会到学校里教授学生泥塑的制作过程。但是,如今他最盼望的是能有专门来跟他学习泥塑技艺的人,并能将这门技艺传承发扬下去。

黄家庄泥塑

《潍坊文化志》记载:“始于明代中叶的潍城黄家庄泥塑,造型流畅,色彩明快,尤以大取胜,其中的大阿福娃娃曾是广为流传的泥塑玩具。”夸张的造型,鲜艳的色彩,特有的田园气息,使得黄家庄泥塑备受人们喜爱,也因此曾在潍坊民间广为流传。

花丝首饰

花丝首饰镶嵌是我国的传统工艺,是将黄金或纯银等贵重金属加工成丝,再经过盘曲、掐花、填丝、堆垒等手段加工成金银首饰的细金工艺。花丝是用不同粗细的金属丝搓制成的各种带花纹的丝,经各种手段制作出精致的产品,这一制作过程称为花丝工艺。

铜印

铜印即铜制印章,相比木印、石印等,铜印更坚固耐用,且不易仿制,是刀刻艺术与冶炼技术的有机结合,极具实用、欣赏和收藏价值。潍坊铜印的独特之处可概括为“壁陡、底平、中空”。“壁陡”指印章内的刻字直上直下;“底平”指刻字底面深度完全一致;“中空”指章体内部为空心。

原材料昂贵,技艺不能随便传授

胡以方是我市重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花丝首饰”的传承人,可能如今大多数市民对花丝首饰并不熟悉,但是在上世纪70年代,花丝首饰曾发展到一个高潮,还大量出口到西欧和东南亚各国。

2月16日,记者来到潍城区卧龙小区胡以方家中,老人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花丝首饰收藏品,有华丽的花丝宫灯,有放在两个盒子里的四五条花丝鱼,还有三枚花丝戒指。这些鬼斧神工般精美的花丝工艺品,技艺精巧,令人叹为观止。

胡以方说,花丝首饰制作档次较高,工艺特别复杂,有四五十道工序,制作难度很大。花丝首饰以金、银、铜的各种细丝为材料,经配料、成型、制作、多种焊接技术配合,压光镀色来完成。如此复杂的工艺技巧,让原本想学这门技艺的人不禁望而却步。“曾经我也收过几个徒弟,但是能坚持下来的很少,大部分学着学着就没有耐心了,现在那几个徒弟都已改行了。”胡以方说。

“制作花丝首饰,除了技艺难学外,还要用到金、银、铜等贵重物品,这门技艺原材料贵重,不是说教就教,也不是说学就学的。”胡以方无奈地说。

工序繁琐又脏又累,难留住徒弟

2009年,我市的铜印铸造技艺被列入山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因其制作工艺繁琐、工序复杂,鲜有人能完全掌握这门技艺。在我市,庞希文和王昌年两人至今一直传承着这门技艺。2月15日,记者来到奎文区东方御景小区,见到了今年76岁的庞希文。

庞希文告诉记者,制作铜印分为制作泥模、泥模烧结、铸造铜印和精修打磨四个步骤,共包括几十道工序,整个制作过程非常复杂。因为铜印铸造技艺水平要求很高,基本上是靠手工制作,加之每个人的名字不同,所以只能实行订单式制作,一个人一个月也就做五六方印。

如今,庞希文最大的愿望就是想把这门技艺传承下去。目前,庞希文有几名徒弟跟着他学艺,这几个徒弟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仅把铜印制作作为业余时间的一种手艺。“在制作铜印的过程中,要接触焦炭、砂土等各种材料,还要经过焊接、烧炉子等程序,非常脏,也非常累,现在很少有年轻人能有这个耐心了。”庞希文对记者说,即便如此,他最大的希望还是能找到优秀的传承人,将这门手艺好好传承下去。(文/图 记者 李楠 范国强)(原载潍坊晚报)

胡以方展示他的花丝首饰作品。
胡以方展示他的花丝首饰作品。
庞希文在制作仿古铜印。
庞希文在制作仿古铜印。
分享到:
(责编:杨文鹏、王鑫福)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鸢都聚焦
  • 曝光监督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 周游鸢都
  • 潍坊人物